老仔:奔跑在公益路上——曹春雨先进事迹

2017-09-26 11:42:00    阜阳文明网

  离阜阳4000里 

  从阜阳到玉树, 4000多里,老仔走了2天3夜。

  从几个人到200多人,老仔走了5年。

  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这场地震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命运,而在千里之外的阜阳,一切都风平浪静,但是命运却似乎拉出了一根红线,默默地将“老仔”的命运牵向遥远的青藏高原。

  “老仔”的真名叫做曹春雨,修过摩托车、卖过龙虾,经过几十年的辛苦打拼,成为了当地知名的企业家、世人眼中的“大老板”。如果不是这场地震,“老仔”可能还是那个大老板曹春雨。

  当玉树地震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忙碌着盖自己的新厂房,拓展自己的财富版图,对千里之外发生的巨大灾难一无所知。第二天也就是15号,凌晨四点多,双腿沾满泥点子的曹春雨回到了家中,“爸,又地震了。”从儿子口中得知了玉树发生7.1级地震的消息,劳累了一夜的曹春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熬到早上6点多,他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焦急,爬起来上网看新闻,看到了玉树藏族自治州发布的通告:“需要挖掘机等大型设备。”“这些我都有啊。”曹春雨当即就拨打网页上玉树州秘书长的电话,打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将电话拨通,“我在安徽阜阳,我有设备,我争取48小时赶到现场。”曹春雨找自己大哥借来了一台挖掘机,一辆平板拖车。简单收拾后,一行7人踏上去青海的漫漫长路,一路上昼夜不停地赶路,路上遭遇了车辆抛锚等等挫折, 2天3夜后他们终于赶到了玉树。

  到达玉树之后,散落一地的碎石瓦砾、空寂而凌乱的街道······满目疮痍的场景让老仔一行人感受到了巨大的震撼,没来得及休息,他们带着挖掘机风尘仆仆地找到了指挥部,老仔领了两个任务:一是前往倒塌的西北牛宾馆搜救13名被埋压群众,二是去牧民局抢救藏区所有牧民的资料。

  正在挖掘牧民局的废墟时,忽然传来消息“发现一名幸存者。”一听到这个消息,大部分救援人员赶去救援,只剩下老仔他们和另一个陌生人。“我当时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是哪个部队的,他回答说是蓝天救援队的。”老仔说。

  从玉树回来之后,老仔组建了安徽第一支蓝天救援队——阜阳蓝天救援队。

  如今,阜阳蓝天救援队的水上救援能力闻名全国,先后参加过长江沉船事故、合肥董铺水库小飞机坠湖事件等等水上救援,曾获得国家级水上搜救专项奖励。而在成立之初,阜阳蓝天救援队是个只有几个人的“草台班子”。“当初没有几个人,都是我自家人,我老婆、儿子、连襟这些人。”老仔说。当时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什么是城市救援,什么是志愿者,什么方向是阜阳蓝天救援队应该走的,一切都还在迷茫中。

  2010年8月,一幅新闻照片作品《挟尸要价》讲诉了2009年10月24日湖北荆州大学生何东旭、方招、陈及时为救溺水儿童壮烈牺牲,而打捞公司打捞尸体时竟然漫天要价,面对同学们的“跪求”,个体打捞者不仅不为所动,而且挟尸要价,一共收取了3.6万元的捞尸费的事情。这张照片让老仔心生愤怒:“他们是英雄,怎么能够要钱呢?如果我去救,一分钱都不会收。”说到激动处,老仔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而同年7月发生在阜阳文峰公园的女子溺亡事件同样给老仔巨大的触动,“阜阳地处平原地区,河流环绕,沟塘众多,溺水事故频发。我们决定探索水上救援方向,而且我们绝对不收一分钱。”老仔狠狠地撂下这样一句话。

  发展水上救援力量 

  建队之初,老仔对各种水上救援设备是一窍不通,充其量也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当第一套潜水装备摆在老仔面前时,老仔学着电视上的模样带上了头套,结果一下子憋得受不了,硬是拽下头套,因此损失了一颗门牙。“刚开始,没有什么技能,救援时只能辅助消防队维持一下现场秩序,也遭遇了不少质疑。”老仔说。

  但是为了向“挟尸要价”的宣战,老仔自学技能、自费培训,要么向当地消防队学习,要么自费参加北京总部的培训,甚至还自掏腰包去日本学习。终于将阜阳蓝天救援队打造成了一支全国闻名的民间水上救援王牌。3月20日17时45分许,一架私自飞行的小型直升机坠入合肥董铺水库,一人获救一人失踪。此时,老仔和他的队友们还在武汉帮助公安部门进行“沉尸”打捞。在得知合肥发生坠机事故后,阜阳蓝天救援队主动请缨,火速驰援合肥,在往合肥赶之前,“老仔”用队里的一套打捞装备,跟山东蓝天换了一台声呐探测仪。老仔他们打捞经验丰富,知道声呐探测仪是个好东西。

  21日晚上7时老仔和队友就到达了现场。“我们到了就开始干,第一天晚上一直搜寻到凌晨4点,5点就又起来了。”老仔说。22日,声呐探测画面中出现直升机的大致轮廓后,蛙人潜下水底,确定直升机残骸就在该坐标下的8.3米深处,并用绳索固定飞机。岸上,消防、蓝天一起拖拽出残骸。就在拖拽飞机的同时,声纳设备也探测出了一个疑似人体的画面。但由于失踪人员体积较小,声纳反馈的信号较弱,确切位置难以确定。“我们将一条船定位在飞机坠落点,另两条船拖着近百米长的“老仔钩”,按照设定的方格进行地毯式搜索。”老仔说,所有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22日17点 38分,发现落水者,17点45分前后,遇难者遗体被运上岸。这次救援,阜阳蓝天救援队搜寻的面积达16万平方米。

  为了能更好地完成救援任务,老仔和队员一起研发了多种水上救援专用工具,这些救援工具在多次救援活动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老仔发明的“井下救援提升器”帮助省内外各地消防部队救援了不少井下被困人员,老仔带着井下救援提升器走遍了江淮两岸。有人劝老仔去申请专利,老仔没有同意,反而将这个工具无偿提供给各地的消防部队和其他救援队。“我们在溺水事故现场经常看到有些情绪激动的遇难者家属辱骂消防队员,我看了很心疼咱们的消防队员,我就想着我这个东西能不能帮助到消防队员。我愿意自掏腰包,将这个器材无偿赠送给消防队,只要能用得上。”老仔说。

  阜阳地区河沟多,留守儿童也多,儿童溺水事故频发,而溺水救援成功率并不高,仅有十万分之一。“救援是事发后的补救,救援队更愿意做事前预防。”老仔表示。2014年阜阳蓝天救援队共接救援任务260多起,其中10岁左右儿童溺水事故占80%。看了太多悲痛欲绝的家长,阜阳蓝天救援队意识到“防比捞更重要”,从2012年开始,阜阳蓝天救援队年年在校园、乡镇宣传防范溺水知识,希望更多的孩子和家长能认识到溺水危险,掌握安全知识。

  做消防部队的好帮手 

  阜阳蓝天救援队的名声越来越大,社会的接受程度也越来越高,各地消防队遇到棘手的水下或井下救援难题,都会来找老仔。只要老仔一接到信息,不管干什么都会立即丢下手头上的事,奔赴救援现场救援。

  “任务接涡阳消防指令:17点28分,110发来信息,在西阳街北头渡口发生一起小孩落水事故,现紧急赶赴场。”老仔的微信朋友圈更像是一个救援信息发布平台,在忙碌的时候10个小时内接到了5起求助。这些救援指令大多数都是由警方或者消防队转发给阜阳蓝天救援队。

  2013年3月23日下午,阜阳月娇家具生产厂突发大火,过火面积达数百平米,阜阳消防调集20多辆消防车前往扑救,蓝天救援队也加入了灭火救援的战斗中,帮消防员拉水带、疏散人群、维持秩序,与消防战士站在了灭火战线。由于杰出的水上救援能力,阜阳蓝天救援队常常成为阜阳当地乃至周边地区消防部队的增援力量。提及阜阳蓝天救援队,阜阳、宿州等地的消防官兵都对他们敬佩不已。“他们不管从设备还是技能来说,都相当专业,是我们消防力量的有力补充。”阜阳公安消防支队一名消防警官说。消防部门与阜阳蓝天之间,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的关系日益紧密。

  老仔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蓝天救援队不是个人的,是集体,是大家的。”如今老仔已经年过花甲,但他依然奔跑在公益的道路上,老仔说他要跑到他跑不动为止。

责任编辑:申付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