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春季时令野菜

2016-04-06 10:41:00    阜阳文明网

糖醋大排酱牛肉、板栗烧鸡啤酒鸭、剁椒鱼头羊肉汤、红烧肘子卤猪蹄……告别了肉肉的冬季,春天里想换个口味。古人说“不时不食”,如今春风拂面,万物生长,正是“吃草”最好的时候。这一期,我们暂别肉类,亲近绿色,发现属于春天的味道,做一只幸福的食草动物。

 

香椿头,爱上这一股独特的清香

 

 

 

几场春雨过后,水灵鲜绿的香椿叶芽如同缀满高枝的玛瑙翡翠,早早点燃了吃货们心中的那一团火。不过它的“性格”和榴莲有一点儿像:爱的人爱到骨头里去,嫌弃的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味道。这都要归因于其中所含的挥发性芳香物质——香椿素,而香椿头健胃开胃的功效也是由它而来。但无论褒贬与否,谁也不能否认香椿炒鸡蛋在阜阳人餐桌上的地位。

新鲜香椿头含有一定的亚硝酸盐,烹制前需要经过沸水汆烫,叶子的颜色也会由深浅不一的嫣红、深紫变成鲜绿色。

不同于一般野菜的清简,香椿头含有充足的维生素E和蛋白质,以浓郁滋润见长。这也是为何菜谱里多半将之搭配鸡蛋、豆腐等食用,吃来令人齿颊留香。

如果不能接受香椿独特的“体香”,可以尝试一下香椿摊鸡蛋。香椿洗净切碎,和鸡蛋拌在一起下锅煎。鸡蛋的鲜香和椿芽的脆嫩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吃起来第一口是鸡蛋的油滑润口。轻轻咀嚼,鸡蛋中包裹的香椿芽与舌头接触的那一刹那,一股奇妙的味道在口中肆意蔓延。就像久居陋室后,开门呼吸到的第一口新鲜空气,正是春天的味道。

 

荠菜香,不变的春天记忆

 

荠菜可以称得上是春季野菜中的一霸了。野菜里数它名气最大,行遍大江南北,总看到它的身影或听到它的消息。挖荠菜的国民游戏火遍全国,是春游不可或缺的体验。

挖荠菜的趣味甚至比吃荠菜还让人着迷:用小巧锐利的剪子往土里插下去,手腕轻轻一拧,鲜嫩的荠菜便一跃而出。

荠菜吃法极多,清炒、作馅、煮汤……似乎无一不可。荠菜什么味,无需我们多描述,古人早已有过精妙论述。《诗经》里说“其甘如荠”;苏东坡盛赞“天然之珍,虽小甘于五味,而有味外之美。”

吃荠菜要趁早,过了这半个月的光阴就尝不到它的鲜味了。反应晚了,它们便娇傲地抽出细长高挑的花苞,开出细细点点的白色小碎花。这时就变成辛弃疾诗中的“春在溪头荠菜花”。

荠菜怎么做最好吃,小记没有话语权,想必在阜城各家各户,早都已经研发出最美味的荠菜吃法了。落白不是无情物,化作美食慰凡尘

每年四五月间,阜城的大街小巷或者乡村小道两边,总有那么几棵老槐树。一串一串的白色花朵躲在碧绿的枝叶之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素雅清香,沁人心脾。

但好景不常在,槐花的花期只有半个月左右。聪明的吃货会让这些美丽精灵的生命变得更有意义。有人爬上树,伸手摘白色的花朵,直接塞进嘴巴里。清香的味道来自花蒂。牙齿轻触花朵,咀嚼,满心的快乐。

如果不想吃得这么野蛮,自有精致讲究的做法。洁白的花朵,一朵一朵洗净晾干,用面粉混合,放在大锅里蒸熟。吃的时候淋上辣椒油和蒜泥,是无上的美味。吃不完的槐花可以晒干,然后配上肉馅,包包子、饺子都必定惊艳。

一场花期一场饕餮盛宴,花落了,味道却永远留在阜阳人的记忆里。

 

一碗榆钱饭来自课文里的美味

 

清明前后榆钱花开满枝头,整个枝条上都是一大串一大串的,看上去煞是喜人。摘下来可以生吃,齿颊留香,也可以像槐花那样用面粉混合蒸熟吃。有人提供榆钱秘籍:蒸熟后,淋上香油、蒜泥、花生碎,即使不放佐料,也是很好吃的。

榆钱精妙之处何在,早有珠玉在前,小记绝对不敢班门弄斧用贫乏的词汇描述。借用儿时小学课本中刘绍棠先生的文章,重温一下榆钱的回忆。“榆钱儿生吃很甜,越嚼越香……九成榆钱搅和一成玉米面,上屉锅里蒸,水一开花就算熟,只填一灶柴火就够火候。然后,盛进碗里,把切碎的碧绿白嫩的青葱,泡上隔年的老腌汤,拌在榆钱饭里,吃着很顺口,也能哄饱肚皮。”

 

马兰头,美味留住行人

 

“马拦头,拦路生,我为拔之容马行。只恐救荒人出城,骑马直到破柴荆。”马兰头的名字充满了生活情趣。这种野菜一般生在田间地头,马儿贪吃其多汁的嫩叶,总是留在原地不肯挪步,是以名之“马拦头”。

后来,“马拦头”更演化出挽留行人之意,袁枚《随园诗话补遗》里记载,汪廷防至上海任官,离任时,村中小童纷纷献上马兰头以赠行,一时传为美谈。

清明时节的马兰头最是鲜嫩,城郊随便一处土地上,就能采到一大把绿油油的马兰头。但它略带苦涩气味,要经过焯水才会变得清润可口,再细细地切段,调点香油,拌上豆腐干碎,就成了一席春宴的美妙开端。

想要更加丰富的口感,秘籍就是加点花生碎或松子仁。但是花生和松仁一定得耐心干炒,不宜用油炒,否则香气太烈,就会坏了马兰头的清香。

 

万不能错过